Stacks Image 1834
好書介紹
Stacks Image 1830

會為你帶來麻煩的不是你未知的事實,而是被你信奉不疑的錯誤事實。」 ——馬克.吐溫
  《不願面對的真相》記錄了美國前副總統高爾巡迴世界各地的全球暖化演講,他以時而風趣、時而嚴肅的態度,用最簡單易懂的概念,讓人了解「全球暖化」及其可能帶來的毀滅性後果。如果說六千五百萬年前造成恐龍絕跡的物種滅絕事件,是一顆巨大隕石撞擊地球所導致的結果,然而眼前的這場浩劫,卻是人類親手造成的。過去二十多年,來自一百多國的兩千位科學家,在歷經人類有史以來最密切且最有組織的合作後,凝聚了一股強烈的共識——唯有地球上的所有國家共同合作,全球暖化所帶來的危機才能得以化解。忽視問題總是比解決問題來得容易,高爾提醒我們,不能再放任政治人物和政策的漠視態度,我們應該立即有所作為,因為全球暖化不再只是科學或是政治上的議題,而是道德議題。

“The earth has music for those who listen.”
George Santayana
近年來,翻開報章雜誌,三不五時的就看得到科學家對於全球的氣候影響的負面消息和相關報導。但是,這些警訊就像是對牛彈琴一樣,許\多人仍然無動於衷,認為像好萊塢那些災難片的情節,不會真實的在我們周遭的環境中上演。於是,美國前副總統高爾,把這些近十幾年來世人「不願面對的真相」,以科學根據為基礎,從一千多場全世界走透透的演講中,結合引人入勝的投影片和動畫,剪接出一部相當亮麗、可圈可點的政治性環保紀錄片。


這部電影大部分時間,呈現出的是基本的重要事實。舉例來說,人類史上最炎熱的二十一年中,就有二十年是發生在過去二十五年;2003年熱浪在歐洲和印度等地造成上萬人熱死。而二○○五年則是史上最熱的一年。越來越多北極熊瀕臨淹死──因為北極的冰山不斷融化中,國王企鵝的數量迅速減少。受到威脅的不只是住在極地的動物,還有萬物之靈-人類。

溫度的日益上升造成海洋更多威脅力強大的颱風,如之前肆虐美國紐奧良的卡翠納颶風。熱帶雨林的乾旱,南極冰棚的崩裂,天然棲地的零碎化,也迫使大量的動物流離失所,侷限在狹小的空間,競爭有限的食物。許\多害蟲因氣候暖化而得利,並散佈登革熱、霍亂等疾病,人類至終是最大受害者。
澳洲的科學研究顯示,由於全球暖化效應,亞太地區海平面在2030年上升16公分,2070年將升高50公分,屆時亞太地區可能有數百萬人無家可歸,其中孟加拉、印度、越南、中國和太平洋島嶼最有可能面臨淹沒的危機。當然,這對飽受地層下陷之苦的台灣西部沿海地區,無疑是雪上加霜。這樣下去,若不再減緩溫室氣體的排放,台灣的人民也將流離失所。
地球反撲,第一個滅於溫室效應的國家

    在美麗的南太平洋上鑲嵌著許多風景綺麗的島國。在這串珍珠之中,位於斐濟以北的圖瓦盧(Tuvalu)便是其中亮麗的一顆。然而,就在本月15日,圖瓦盧政府領導人在一份聲明中說,他們對抗海平面上升的努力已告失敗,並宣佈他們將放棄自己的家園,舉國移民紐西蘭。圖瓦盧將由此成為全球第一個因海平面上升而進行全民遷移的國家。大約在五十年以後,這個美麗的島國將沉沒於大洋之中在世界地圖上人們再也找不到這個國家的位置。

 圖瓦盧總面積只有 26 平方公里,總人口 1.1 萬人,屬於熱帶海洋性氣候,一年四季風景如畫。人們將構成這個國家的九個環狀珊瑚小島稱為太平洋上的“九顆閃亮明珠”並不過分,因為在很多人眼裏,圖瓦盧真的像一個世外桃源。
 然而,11月15日,美國權威的華盛頓地球政策研究所發表了一份不僅令圖瓦盧人民,也令所有關心人類命運的人聞之心焦的“訃聞”:由於人類不注意保護地球環境,保持生態平衡,由此造成的溫室效應導致海平面上升,太平洋島國圖瓦盧的 1.1 萬國民將面臨滅頂之災。惟一的解決辦法就是全國大搬遷,永遠離開這塊他們世世代代居住、生活的土地。據悉,移民將從明年起正式啟動。
 2000 年 2 月 18 日,生養圖瓦盧人民的大海已經給了他們一次可怕的預演。在那一天,該國的大部分地區被海水淹沒,首都的機場及部分房屋都泡在了汪洋大海之中。該國的海平面於 2月 19 日下午 5 時左右上升至 3.2 米,2 月 20 日下午 5 時 44 分海潮才緩慢退卻。由於這個由 9 個環形小珊瑚島組成的國家最高海拔也不過 4.5 米,所以低窪地方的房屋全部沒頂。

    今年初,氣候變化國家小組公開了一份由以 3000 名科學家的調查為基礎撰寫的報告,預言 2010 年,海平面比現在上升 18 厘米到 80 厘米。在過去十年裏,海水已經侵蝕了圖瓦盧 1% 的土地。專家預言,如果地球環境繼續惡化,在五十年之內,圖瓦盧九個小島將全部沒入海中,在世界地圖上將永遠消失。而且,它變得無法居住的時間還會大大提前。
    其實這只不過是這個太平洋島國不得不面對的災難的開始。自本世紀海平面上升以來,圖瓦盧的生存便受到了極大的威脅。數年前,該國前總理佩魯曾聲稱圖瓦盧最終將永遠被汪洋吞噬。他在當時已開始呼籲圖瓦盧人另覓容身之所。當時他說,這樣的情況是“最壞的打算”。但沒有想到,此話餘音未了,圖瓦盧人民已不得不準備他們的搬家行李了,成為了名符其實的“環境難民”。
    事實上,圖瓦盧政府早在今年七月便向全世界發出了“SOS”緊急求救信號:他們國家面臨滅頂之災,哪個國家願意伸出手來,拉圖瓦盧人民上岸!當時,全世界 180 個國家的政府代表正在德國就與人類前途、命運休戚相關的氣候變化協議的簽署問題吵得不可開交。
 圖瓦盧政府曾考慮在鄰近國家購買土地,建立國中之國,但圖瓦盧太窮,拿不出太多的錢置地,最好的辦法就是舉國移民。於是圖瓦盧政府將目光轉向了和他們國家一樣環海、而且地廣人稀的澳大利亞和紐西蘭。
 當圖瓦盧提出移民請求後,澳大利亞進退兩難:同意接納圖瓦盧人,這就意味著承認氣候在變暖;如果不接納,又將使自己處於萬夫所指的尷尬境地。權衡再三,澳大利亞政府終於給了一個讓圖瓦盧人民聞之心寒的說法。移民部長菲利普·魯多克在接受“澳大利亞電臺”採訪時竟然將“環境難民”和正常移民混為一談,他表示,澳大利亞擁有完備的移民政策和移民計劃。與此對照,他覺著圖瓦盧人民移居澳大利亞的條件尚不具備!魯多克說:“事實上,在過去二十年裏,我們一直在談論這個問題,如果將來有一天,圖瓦盧真的被海水吞沒了,那麼,澳大利亞決不會見死不救。但現在看來,他們並未面臨真正的危險。”
 圖瓦盧副外交部長普西尼利·拉亞法同樣在接受這家電臺採訪時卻是另一種看法:“圖瓦盧的人口越來越密集,被海水侵吞的土地越來越多,這真的讓人非常憂慮。”他同時透露,他萬萬沒有想到,地廣人稀的澳大利亞竟然對圖瓦盧人民的要求如此無動於衷。
 澳大利亞不但不想接納圖瓦盧“環境難民”,還強烈反對簽署《京都議定書》,其理由是,只要美國不簽字,這份協議就是一紙空文。所以,當“太平洋島國論壇”於 8 月 16 日在瑙魯拉開帷幕後,澳大利亞立即成為與會國家指責的對象。包括圖瓦盧和貝勞在內的這些國家認為,在控制全球溫室效應、防止海平面上升這個問題上,澳大利亞奉行的是孤立主義。

 貝勞官員戴維·皮倫在接受澳大利亞媒體採訪時更是直言不諱:一些島國已經不得不進口糧食了,因為原來很好的耕地被海水侵蝕。而地大物博的澳大利亞對此視而不見。密克羅尼西亞總統法爾卡姆在論壇上指出,溫室效應,導致風暴增多,淡水遭到破壞,海水入侵,太平洋島國人民賴以生存的莊稼、椰子大片大片地死亡,這無異於患了“慢死病”
 事實上,最近三五年裏,圖瓦盧人民已經開始陸陸續續地告別自己的國家,有的去了美國,一些人悄悄地遷往紐西蘭,因為紐西蘭的移民政策較寬鬆,對圖瓦盧人民也非常同情。據紐西蘭方面透露的數字,迄今,已有 5000 多名圖瓦盧人在紐西蘭安了家。
    7 月 20 日,圖瓦盧人民終於聽到了讓他們眼眶發熱的好消息。新西蘭首相海倫·克拉剋夫人的發言人證實,克拉剋夫人對圖瓦盧遇到的問題非常關心,雖然大規模移民是一件非常複雜的事情,牽扯到兩個國家的生活水平、人口壓力等敏感問題,但她還是決定接納更多的圖瓦盧“環境難民”。
    現代國際關係研究所副研究員孫暉明認為,由於澳大利亞現在的外交政策是立足西方、面向亞洲,而現在的霍華德政府又是以強硬對待移民的立場而聞名。通過今年 8 月的“坎帕號”事件,他們也看到了這一立場在國內擁有大量支持者。在這樣的情況下,澳洲政府顯然不會同意接收圖瓦盧移民。而新西蘭由於其國家特點,南太平洋地區還是其外交重點。這之中與這些島國搞好關係是非常重要的一環,因此新西蘭接收了圖瓦盧移民。
 在過去的一百年裏,全世界海平面一共上升了 18 厘米。目前全球科研機構都認為,地球已進入了海平面“加倍上升期”。導致海平面上升的主要原因有兩點:一是地質原因,另一個是氣候原因。近百年來,氣候因素成為了造成海平面上升的最主要原因。而氣候的變化主要是要歸結於人類社會工業化程度的不斷提高而造成的溫室效應。
 發達工業化國家對這一問題更是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比如,據澳大利亞聯邦科學與工業研究組織大氣研究所提供的報告,南半球的澳大利亞已成為世界二氧化碳排放量最多的5 個國家之一。《澳大利亞人報》上曾經刊發了這樣一幅漫畫:幾個島國的領導人圍坐一圈,頭上是滾滾而來的海水,他們都緊張地抬頭看著。而澳大利亞霍華德總理則在一旁大吼:“憑什么讓我們減少排氣?”作為世界頭號工業國的美國更是拒絕在全球控制廢氣排放量的《京都議定書》上簽字。

 密克羅尼西亞總統法爾卡姆在論壇上曾演講:“在美國國務卿鮑威爾僅僅認為全球變暖對美國的安全來說是個‘挑戰’。他說:‘美國並沒有變小。’可是,在這裡,我必須向全世界指出,全球變暖決不僅僅是一個‘挑戰’,它是一個‘末日威脅’!而且這個威脅決不是我們太平洋島國製造的!必須認識到,島國要求對氣候變化採取措施,決不是只為自己考慮。島國數千年文化的失落是可以被這個世界容忍的;成千上萬的島國人民被迫背井離鄉,也是可以容忍的。但從長遠看,這個世界的其他地方也會面對氣候變化所帶來的災難性後果。當然,發達國家不採取具體可行的措施,我向全世界發出的這個警告將毫無意義。”
 據悉,基裏巴斯、庫克群島、瑙魯和西薩摩亞等低地島國也面臨著同圖瓦盧一樣的威脅。這些由珊瑚礁形成的海島普遍地勢極低。當地居民都能親身感受到海水的滋漫上侵已逼近家園。
 在斐濟維提島,海邊水極淺,捕魚人走出數百米遠還深不及腰。原來這些淺海水區過去都是陸地的一部分。有預測說,未來 40 年之內 8 萬多基裏巴斯居民將面臨喪失家園的厄運。而在馬紹爾群島的一些地段,上侵的海水已將那些原本長在岸邊的椰子樹下的土壤掏空,樹幹抱著那幾乎已全裸的球形根部站在海水裏搖搖欲墜。

    2001 年 8 月 17 日,在“小島國峰會”上,其主席、瑙魯總統勒內·哈裏斯表示,6 個小島國的領導人想“組團”去聯合國總部,向人們表達這樣的信息:全球氣候變暖使海平面上升,使處在茫茫大洋之中的小島國深受其害。哈裏斯說:“我們想讓布希總統和其他人知道,海平面上升的後果十分嚴重,這絕對值得國際社會採取措施進行補救。如果到現在還不重視這個問題,大洋之中地勢較低的島國將面臨滅頂之災。”面對著大國對他們國土安危的漠視,他們除了表示憤怒,別無他法。基裏巴斯總統塞布羅羅·斯托近乎絕望地說:“作為基督徒,我只好將這一切交付到上帝的手裏了。因為我只能眼睜睜地看著事態發展,卻無法造出一艘諾亞方舟來。”
    現代國際關係研究所副研究員孫暉明說:“這些小島國由於國家過小,在國際舞臺上不會有什麼大的影響力,即使圖瓦盧整個國家土地的消失也不會成為國際社會關注的焦點。但這件事必然會造成其周邊島國的恐慌,因此它們會更加聯合起來,要國際社會關注它們,幫助它們。”
 如果形勢得不到改觀,圖瓦盧註定會成為第一個因海平面上升被迫撤離家園的國家,然而,更加不幸的是,它絕對不會是最後一個。那麼,下一個會輪到誰呢?(人民網)
〈全文轉自TAS台灣天文網之天文速報〉
 
        小朋友,當你讀完以上的報導後,是不是要慎重的思考,我們所有的作為是否將會帶給地球更大的災難呢?你,能盡哪些微薄之力來愛護我們的地球,為我們的後代子孫留下更美好的一顆星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