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 counter
Stacks Image 935
在傳統的課堂裏,老師一般都以直接灌輸形式教學,所以我們稱之為「填鴨式教育」。像數學,一般都是由老師示範幾次計算公式,然後便出幾題讓同學自己試算,再找同學把答案在大家面前算出,就差不多完成了。
依着公式計算,能又快又準地算出答案,且更可以取得理想成績。「填鴨式教育」的優點是老師教得快學生學得快,不是很不錯嗎?可是它的缺點則是同學沒有在學習過程中有自己的思考分析,沒有透過嘗試去建立面對失敗和錯誤的態度,沒有經歷疑問和答問去豐富解難的能力,這是學生所應得着的,都常被錯過了。
有獨立思考能力,有提問能力和勇於提問,勇於回答、不怕答錯和不害羞答錯,以至解難的能力和態度等,這都只有在課堂上透過提問或假設來讓學生主動參與,才能日漸建成。
是教得快學得快和分數重要,還是畢生能力和態度的建立重要,然而這卻不是孩子可以自己選擇的。
About the only thing you can't do is ignore them. Because they change things.
John Appleseed

面對學生、教師、家長和香港市民的強烈反對,政府依然堅持,不肯撤回欠缺民意基礎的國民教育科。難道愛國也可強行以「填鴨式」(
spoon-feed)教授?
 
  Spoon-feed如字面所說,原意解「用匙餵食」,尤指餵食嬰孩。例如:She spoon-feeds her child before she has her own meal. (她自己用餐前,先餵她的小孩。)
 
  香港的教育經常被稱為「填鴨式教育」。為了迅速令鴨子生長增肥,大量填塞餵食,即「填鴨」;為了於短時間令學生接收大量知識,密集式、過分簡化給予資訊,稱為「填鴨式教育」,英文spoon-fed educationcramming education cram解「硬塞、死記硬背」)。
 
  有字典這樣定義spoon-feed "to provide somebody with ready-made opinions, judgments, etc., depriving him of original thought or action",即是「為(某人)提供現成的意見、判決等,剝奪他的原創想法或行動」,非常貶義。
 
  教改就是希望香港的教育不再填鴨硬栽,要培養學生的批判能力。數理方程式尚且不能死記硬背,愛國情懷更不能簡化灌塞,國民教育不能獨立成科!
嚴長壽新著「你就是改變的起點」讀後
2014/05/10 23:15

嚴長壽新著「你就是改變的起點」讀後
「你就是改變的起點」
作者: 嚴長壽  出版社:天下文化  出版日期:2014/03/31
「你就是改變的起點」是嚴長壽先生的書,封面底的作者介紹,頗能貼切表達嚴長壽先生寫書的心路歷程,謹摘述如下:28歲當上美國運通總經理,32歲成為亞都麗緻飯店總裁。1997年,他把自己的奮鬥故事寫成《總裁獅子心》一書,出版後立刻成為出版史上「最暢銷的管理勵志類叢書」,並榮獲出版界各項大獎,往後出版的每一本都對台灣各階層產生極大的影響力。從《總裁獅子心》、《御風而上》、《我所看見的未來》、《做自己與別人生命中的天使》、《你可以不一樣》、《教育應該不一樣》到《為土地種一個希望:嚴長壽和公益平台的故事》,每一本書都代表他各階段思考的重心。
「你就是改變的起點」封面底作者介紹最後一段文字,提到嚴長壽先生動筆寫本書的初衷:「這本書是看見台灣社會正處於歷史的交叉口,於是再次提起筆,鼓勵大家捲起袖子,一起為台灣的未來改變。」,其次頁又有一小段文字「我常慶幸能生於台灣,是它造就了我及許多的人,但似乎驟然間我們失去了方向。台灣沒有期待的好,但也絕對沒有想像的遭,只要你我願意,捲起袖子,我們就是改變的力量!」,同樣都透露了嚴長壽先生對台灣未來的關懷與熱切期待。
 
是扼殺台灣民主的殺手
本書序文以「醒醒吧!選民,我們才是扼殺台灣民主的殺手!」為題,直接點出為了台灣的未來,我們就應該是改變的起點。文中寫著:「在2011年我寫了教育應該不一樣,我為該書序言下了一個標題:這是教育的『共錯結構』,我們必須共同承擔!……三年後的今天,眼睜睜地看著台灣明明享有亞洲最自由民主的條件,但政治的亂象卻像一輛失控的列車般,無法駕馭,在在讓選民們充滿無力感,甚至挫折感。不願放棄的我,最後仍選擇提起筆來,鼓勵大家一起為台灣的未來打氣。」
「當我們享有了民主機制,票選出代表我們的民意代表,但是我們卻允許他們在國會的殿堂,公開上演荒腔走板的戲碼,然後既無力、又不法制止這一切的發生;當我們看著媒體蓄意扭曲的不實報導時,我們卻仍不自覺深陷其中,甚至隨之起舞。問題的最後依然是,身為選民與讀者或觀眾的我們,要負起責任、承擔後果。當我們看到孩子們不負責任的言行舉止,當然也是我們所設下的不良示範,我們當然也必須要為孩子的行為負起責任、承擔後果。」
序文中所提的無力感,我已有十幾年以上的感觸,看著台灣社會就好像看著「起先是一頭羊跳崖身亡,接著其他近1500頭羊跟進跳崖」(2005-07-10自由時報),就好像看著194頭巨頭鯨集體在沙灘上擱淺(2009-3-2 法新社),那樣的憂心,同樣的無力感。面對無力感,嚴長壽先生不願放棄,選擇提起筆來,鼓勵大家一起為台灣的未來打氣。慚愧的是,我卻只選擇在醉夢中胡言亂語,在任何政治選舉中都不再投票。
 
書中片段
本書共分四部,16章。
第一部「真正的自由,來自覺察與行動」
一、概述:「表面上,台灣社會無比自由。我們有言論自由、行動自由和思想自由。然而,我們真正自由嗎?藍綠的僵化價值(筆者的觀察是綠的僵化的神主牌價值,藍是沒有可捍衛的主流價值)、媒體的扭曲傳播、訴諸情緒的民粹思維,甚至網路社群的同仇敵愾,是否正在不知不覺中,模糊我們判斷力、動搖我們的價值信念、腐化我們的公民素養?我們是否已被影響、操控而不自覺?」、「有效用的改變,來自清明的覺察與行動。讓我們對民意代表、政治人物、媒體,更重要的是,對自己身為公民的角色,一一檢視,找出促發改變的那一個支點,勾勒出未來的方向。」
二、第一章「活出不被操縱的人生」:小標題「培養不被收買的能力」(以敬老津貼、老農津貼等為例)、「我們是否雙重標準?」(以挪威石油收入大部分提存為準備金、健保醫療資源濫用等為例)、「公民素養方向一:清澄、冷靜判斷是非的能力」(以洪仲丘事件、菲公務船射殺我漁民等為例)、「公民素養方向二:培養不被操縱的能力」(以媒體對重大公共議題的煽動炒作、殷海光先生思想與方法一書之論述等為例)、「要有堅持是非的勇氣」(以宗教是否為有色彩的思想等為例)
三、第二章「讓心自由,不被科技綑綁」:小標題「電子產品入侵生活」(3C及網路社群的影響等為例)、「當什麼都不相信,只相信網路」(201132歲挪威青年策劃爆炸案及假冒警察屠殺案等為例)、「培養多元興趣、抵抗數位上癮」(以智慧手機及平板電腦等為例)、「真的需要二十四小時的數位生活嗎?」(以美國汐谷很多科技工作者將孩子送至標榜不使用電腦的學校等為例)
第二部「認清現實,探照青年未來出路」:
一、概述:「年輕人有未來,台灣才有希望。年輕世代的質地、視野、企圖心和格局,形塑社會共同的未來。」、「在亞洲,甚至在世界產業趨勢中,要在數位經濟突圍而出,台灣仍有哪些優勢,值得年輕人探究與追尋?答案是,只有創新、創意、創造溫度,做到機器人做不到的事。」、「真實的世界,競爭無處不在,競爭知識、競爭能力,更競爭吃苦耐勞的意志力。年輕的熱情固然可貴,唯有歷經時間和跌宕的考驗,不忘初心,才能長遠永續。」
二、第三章「永遠不該放棄的一些堅持」:小標題「練習從底層往上看,往左右看」(以年輕人到新加坡、澳洲工作等為例)、「勇敢面對真實的世界」(以在台灣及美國兩地的年青華人在高中以前及大學之後的表現差異等為例)、「安於現況,就會遠遠落後」(以一位年輕人在美國華爾街等為例)
三、第四章「當人人都想成為吳寶春」:小標題「當餐飲成為熱門主流」(以熱門主流和職業性向等為例)、「感動和熱情能堅持多久?」(以飯店、餐廳、烘焙實際工作等為例)、「研發、深化才是本質」(以吳寶春想讀EMBA為例)、「台灣擁有獨特的飲食文化資產」(以日本菜、新加坡菜和泰國菜國際知名度超越台灣為例)、「不能只靠夜市和小籠包」(以東京、香港及新加坡建立亞洲美食之都地位為例)
四、第五章「無價的初心比熱情更寶貴」:小標題「過盡前帆,才能看見真正的自己」(以美國朋友Tony生活態度改變為例)、「不以功利心態做公益,收穫會更大」(以部分年輕人當志工的動機為例)、「在自己的專長中找到奉獻的力量」(以國際級音樂家胡乃元為例)、「投入,就能擁有一片風景」(以華爾街新貴辭職及齊柏林追求理想為例)
五、第六章「要做就做機器人做不到的事」:小標題「發揮台灣宗教文化的優勢」(以大陸宜興大覺寺為例)、「讓寺廟之旅不只是旅行」(以嚴長壽先生理想中的宗教之旅為例)、「走向觀照心靈的深度服務」(以「提升身心靈品質」相關服務業大有可為)
六、第七章「分散市場是永續經營的不二法門」:小標題「別讓失控的觀光客壞了最珍貴的資產」(觀光應以「質」吸引好客人,而不是一味「衝量」)、「走向有質感的人文旅行」(分散風險,發展有質感的、以特色為民宿為據點的人文小旅行)
七、第八章「小而深、小而美:方向對了,路才走得通」:小標題「能源改變未來局勢」(想掌握未來,就看誰能掌握住能源以及最尖端的發電技術)、「台灣的未來出路」(積極發展台灣優勢)、「如何以『小』立足世界?」(台灣如何凸顯特色)
第三部「來到教育現場,學習真的不一樣」
一、概述:教育是一切問題的根源與答案,當12年國教成為爭議熱點,台灣個個角路的教育現場,已出現許多追求教育本質的教學變革。老師不再教導標準答案,致力培養學生發掘、探所問題以及深度思考與整合的能力;「數位學習」以及「翻轉學習」也正在教育現場發酵,引發共鳴。
二、第九章「教育真的可以不一樣」:小標題「嚴苛的人才升級考驗」(全球教育體系都在面臨新時代的考驗,巨大的變革正在上演)、「模範生不足以帶領此刻的台灣」(下一代的學生必須擁有主動思考、對問題分析批判及找出解決方案的能力)、「三個素養與兩個能力」(品格的素養、公民的素養、人文藝術的素養;關心世界的能力、謀生的能力)
三、第十章「打破一切限制,迎接數位學習大趨勢」:小標題「你準備好了嗎?一起迎接線上開放教育的大時代」(以美國矽谷、MIT、史丹佛大學和哈佛大學等名校教授、科學家攜手創立的「巨型開放式線上課程」MOOCs為例)、「教育是不可剝奪的天賦人權」(以美國柯勒教授創辦的Coursera為例)、「傳統教育必須改變」(以薩爾曼‧可汗創立的可汗學院為例)、「中文的學習平台-均一教育平台」(以台灣免費教育資源網站-均一教育平台為例http://www.junyiacademy.org/為例)、「我們的腳步要快」(中國大陸資本市場競相投資線上教育網站)
四、第十一章「談品格素養過時了嗎?」:
()最近有兩位對年輕一代擁有巨大影響力的「偶像」,兩人都名利雙收,但卻顯出截然不同的生命格調。29歲的臉書創辦人祖柏克,2013年捐出市價約300億台幣的股票給慈善機構,前一年底,他也捐出數目鄉同的股票。臉書上市後,一夕成為億萬富翁的他,仍然穿著簡單、不開名車,崇尚簡樸的生活。另一個是19歲的年輕小歌手小賈斯汀,他則在成名後失控暴走,包括在澳洲黃金海岸的飯店噴漆、在阿根廷演唱會上踐踏阿根廷國旗,以及吸毒、酗酒並酒後駕車。一連串脫序的行為讓全美超過10萬人連署,希望取消他綠卡,把他趕出美國。
()小標題「有品格素養,才有好公民」(品格素養如何養成,好的品格應該往『格調』與『格局』深入)、「公民素養形塑國家形象」(台灣要建立更好的文明社會、創造更專業的市場,我們更須追求裡外一致、心口如一這樣的社會共同紀律)
五、第十二章「從華德福教育學習美學素養與創意啟發」:小標題「『玩』就是孩子的學習」(以宜蘭慈心中小學實行的華德福教育為例)、「讓孩子做自己」(貓熊圓仔學習翻身的過程及孩子學走路時的跌撞撞)、「培養孩子面對不確定未來的能力」(在藝術活動裡,孩子無法被動學習,一定要主動參與,而且是動員身心靈的參與)、「在信任中實現自我」(透過實際現象的觀察、討論,從整體到部分的概念,引導孩子培養精細的觀察力與獨立思考的能力)、「零差別的基礎教育」(打破城鄉問題、貧富差距。讓孩子在不同的領域發揮自己的專長,各自找到自己的自信,也欣賞別人的優點,尤其當不同背景的同學互相扶持、合作,就能懂得尊重多元背景中的每一個同學。)
六、第十三章「培養就業生存力,探索自我不嫌早」:小標題「在戲劇中探索自我」(透過大量藝術課程與藝術活動,很多孩子能從實做中,從完成專案表演中,發掘並深耕興趣與能力)、「走出教室,探索自己與世界的關係」(性向輔導方法)、「愈多資源愈茫然?」(有愈多資源「幫助」孩子的父母,愈要有心理準備,也許孩子一輩子都會「找不到自己」、「不知道自己要什麼」
七、第十四章「是巴基斯坦,還是巴勒斯坦?培養關心世界的能力」:小標題「啟發學生思考,建立世界觀」(關心世界的面向若不夠廣、不夠深入,如何建立台灣人自己的世界觀?如何培養下一代有能力參與國際經貿組織的談判人才?如何為企業養成到全世界開疆拓土的人才?)、「生活即教材」(中東世界的紛擾與我們有沒有關係?)、「有世界觀就不怕變動」(台灣未來絕對需要有能力關心世界的新生代)
第四部「我的偏鄉教改大夢」
一、概述:多年來,親臨花東現場的第一線,所夥伴都體認到,若偏鄉教育品質無法獲得正本清源的改善,再多捐款與愛心都不能解決問題,再多資源都將事倍功半。我們最關心的兩個壁題:弱勢偏鄉的翻身機制以及讓台灣教育走向主動學習、發展天賦的創意思維,若不能在真實的教育領域付諸實現,終將流為空談,無法漸次修正,進而對外延伸、擴展。
二、第十五章「一個沉重又美麗的夢想:均一中小學的實驗與實踐」:小標題「與均一中小學結緣」(來到台東均一中小學)、「在限制裡看到機會」(星雲大師同意將均一中小學無條件交由公益平台文化基金會及嚴長壽接手)、「打造均一的初心」(希望能打造一所連結花東在地優勢,注重「藝術人文」與「自然生態」的學校)、「偏鄉教育改革大夢就從均一開始」(30幾位來自台北、新竹、台南、高雄及屏東等地優秀的退休教師承諾擔任均一中小學的志工老師)、「均一的守護天使團」(志工老師的服務)、「渡人也渡己」(只要你願意問10次,我就樂意為你講解12)、「愛,讓孩子永不自棄」(志工老師與孩子生活在一起)、「彌補城鄉落差」(讓孩子找到學習動機)、「要趕上,更要超前」(從偏鄉直接走向國際的實驗中學)、「從根本結構改變」(教育應該不一樣)
三、第十六章「伴護他們最後一哩路:偏鄉技職教育的火光」:小標題「讓專業者直接進入技職教育現場」(各領域享有專業盛名的大朋友加入教導十六、七歲的孩子)、「先讓孩子看見未來」(讓孩子參觀工廠、職場)、「第一個系統化的『民宿學』」(先參觀體驗,再上課,目的是讓孩子了解民宿到底是什麼,包含那些職業角色,需要哪些專業技能,認真參訪後,再回到課堂,如此就會知道所學科目之目的)、「讓孩子看到自己的長處」(讓偏鄉孩子了解自我與發展自信)、「趁早培養第二專長」(趁早培養出一、兩項兼顧市場需求及興趣專長的專業技能)、「捲起袖子做事」(在這個到處瀰漫著負密情緒的台灣社會裡,他們看到了教育的城鄉差距,看到了資源分配不公等難解的問題;然而,他們深刻認知到,與其不斷地批評,還不如捲起袖,自己來做!)
結語「問題是我們這一代造成,也得在我們手中解決」:小標題「在失望的谷底看到光」、「翻轉教育,翻轉教室」、「媒體獨立與獨立媒體」、「拿回自己的力量」
後記「一路走來,始終無法放棄台灣年輕人的未來」:小標題「我所看到的未來」、「翻轉教育,翻轉人生」、「站在台灣命運的交叉口」
 
結語
嚴長壽先生,曾任世界傑出旅館系統(The Leading Hotels Of The World)亞洲主席、中華美食推廣委員會主任委員、觀光協會會長等職,被譽為「觀光教父」。他長期關心台灣的發展,也參與多次國家的重要規劃、國際觀光事務,他認為台灣縱使在外交上不易突破,仍要從觀光管道與世界做朋友,是台灣觀光旅遊的領航人。20098月莫拉克颱風侵襲台灣,造成50年來傷亡最慘重的水災,嚴長壽因而於20091228日成立了公益平台文化基金會。
嚴長壽先生所寫的每一本書,主題雖有不同,但唯一不變的是,他對台灣、對社會、對青年人,始終懷抱著關懷和期待。我喜歡嚴長壽先生的書,淺顯易懂,書中盡是他的實際經驗及觀察所得,幾乎沒有專有名詞或尖端詞語。書中所提看法、意見,均能觸發進一步的思考,使個人獲益良多。最後我想說的是,嚴長壽先生的新著「你就是改變的起點」,內容值得閱讀與思考。

當台灣填鴨式教育遇到西方啓發式教育
該說幸還是不幸?身為七年級前段班的筆者,在台灣從小學至高中求學的階段中,所接觸的都還是國立編譯館的統一式教科書。在這樣環境中長大的我們,既沒能搭上教育改革的頭班車,卻也無法脫離身為七年級生草莓族的原罪。我們就身處在這樣一個不上不下的年代。
d199492
▲這「本」圖文並茂的碩士論文,被選入學校當年的春季展覽。(網友/吳居叡提供)
吳居叡

從小就不太是個乖學生的我,上課總是喜歡發問。在老師眼中,我從來就不是會在講台底下安安靜靜、手放後面坐著的乖寶寶。不過幸好念書這擋子事並沒有給我帶來太多的困擾,我也就這麼一路經過高中聯考、申請入學進入了台北某私立大學英文系。
拜英文系開放、自由的學風影響,在大學時代接觸了來自歐美文化的洗禮。著重獨立思考能力的教學風氣,和以往只要把書念好、把試考好的教育理念有著相當大出入。正因為有了大學四年的洗禮,當2008年我赴美攻讀碩士時,我可以很快的習慣美國的生活步調以及學校的教學模式。
不過上述的情形,對於我的朋友M可就不是這麼一回事了。從小學直至大學,M從未離開過台灣中部家鄉。就連畢業後的第一份工作,也是在離家騎車不過15分鐘的距離。離家,甚至是漂洋過海,對於M來說是一場極大的考驗和Culture Shock。首先,光是要較為保守的M父、M母同意讓孩子放棄原有的約聘公職出國念書,就費了好大一番工夫。畢竟公職在上一代的觀念當中,可是摔不破的鐵飯碗!
到了美國,舉凡食、衣、住、行皆和台灣大不相同。食:美國畢竟不像台灣,隨處可見小吃。縱使有中國城,口味還是不如台灣來的習慣;衣:東方人的身形較美國人來的矮小,許多衣服設計皆是以美國人的身型為主,M雖然不算特別矮小,但還是難在美國找到適合的衣服尺寸;住:美國大都市的房租高得嚇人,唯一省錢的方式就是和同學一起合租。要合租,就得有心理準備面對生活習慣大不相同的室友們;行:貴!一上公車就是2塊錢美金(60多塊台幣)起跳。至於計程車,咱們就甭提了吧!
除了食、衣、住、行之外,M還得要適應美國的教學方法:因為就讀的是藝術學院,注重啓發、想法、創意。藝術學院裡面沒有標準答案,只要有想法,並且在道理上說得通,皆可以是答案。這對於早已習慣於權威教條、考試文化以及標準答案的M來說,美國藝術學院的一切簡直就是違反他既有的認知。
當然,這樣的現象不僅僅發生在我朋友M身上,也發生在同樣來自台灣的同學身上。這裡不是考試拿滿分,學期末你就有個A。教授們更注重的是課堂表現。然而常常在課堂上見到的是:歐美同學們和老師對答如流,一來一往之間充分地達到訊息的交流與傳遞。但是許多台灣學生喜歡挑選離教授較遠的位置,當教授提問題時總是低頭不語。或許是語言隔閡,不過我想更多的是文化和教育方式上的差異。台灣學生習慣於接收資訊,而放棄了主動參與課堂討論的機會,同時也會認為課本上所說的就是正確答案,只要熟讀了課本,考試拿滿分就能順利畢業。殊不知課堂中與教授以及其他學生的知識傳遞,遠比課本中的死知識來的更重要。
M
花了將近一年的時間,才逐漸習慣啓發式的西方教育。剛開始M還會納悶為何考試總是比較高分的他,往往學期成績輸給了上課踴躍發言並參與討論的其他同學?直到後來,我的朋友M逐漸瞭解到,考試成績並不能代表一切,生活當中的體驗和課堂上的言之有物比 「分數」來的更重要。
有想法,在西方教育體系當中,是最被推崇的一環。而台灣的填鴨式教育,卻完全忽略這一項(至少在我成長的階段是這樣)。反正,我給你什麼你就吃什麼吧!問那麼多幹嘛?
除了啓發式教育外,理論與實務雙管齊下的教學也突顯西方教育注重實際操作的概念。美國許多大學、研究所和企業合作提供學生實習制度。然而實習可以作為學分抵用, 許多學生當然是抓緊了這個一舉兩得的機會。畢業前的兩個相關產業實習經驗,讓M開始累積自己的人脈(Connection),更讓實習期間表現不俗的M畢業後在美找到工作。當然,履歷上豐富的學經歷也是關鍵推手。
終於,來到了畢業前夕,當M完成他的論文時,那看來就是一份經過設計、包裝,並且內容詳實豐富的論文。我知道他受到了西方啓發式教育的「啓發」,有了自己的想法,並且將想法落實在這份論文上。而這「本」圖文並茂的碩士論文,也被選入學校當年的春季展覽。
兩年多的啓發式教育洗禮,著實為朋友 M帶來不小的衝擊。問起M畢業後的發展,僅一年多的時間,M如今已是某跨國企業的主管。回憶起那段在美求學的日子,M說若不是有這樣啓發式的教學以及自己積極地參與,也不會有今日可以獨當一面的他。
作者吳居叡,來自台灣,2008年赴美攻讀碩士,目前旅居上海,汽車信息工程師。個人部落格:ghisland.com。以上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ET論壇歡迎更多聲音與討論,來稿請寄editor@ettoday.net

許多台灣人都相信,台灣青年缺乏創新與應變能力的原因,就是台灣教育系統太注重填鴨式的通才教育。不管是在現實還是在網路上,我都見聞不少台灣人對歐美教育制度的美麗遐想,其中多數說法都將歐美國家的教育系統幻想成完全沒有功課、考試,且學生在各方面都能自由發揮創意且受到長輩著實的肯定。或許許多台灣人都相信歐美國家在新創的進步就是因為這些國家不考試、不背誦、不在乎升學。
 
9cbba96a36dd42ee5331b72205c16e1b
 
 
身為一位在美國系統下受教超過十年,且現於美國從事教育相關產業之工作者,我必須直言這畢竟是美麗的遐想,與歐美教育系統的真相有很大的出入。
 
以美國而論:美國學生有功課、有考試學測、有統一評量,連大學入學都是以在校成績與學測定論。美國幾乎每州都有州考評量,學生測驗成績太差的學校就會被州政府或市政府勒令停課。在美國,人民對於教育系統的態度和台灣人一樣,大家普遍認為自己國家的教育系統是扼殺學生思考能力與創造力的主因。
 
說穿了,其實台灣的學力測驗、大學指定考民營化/市場化、十二年國教等,其實都是仿效特定歐美國家的系統規格。然而,即便多國之間教育系統有多雷同之處,各國在理工、人文、政治、藝術、醫療、法治、創新等方面的差異卻是相當顯著。要將問題完全歸咎於制度有些牽強。
 
在批評填鴨式教育之前,我們必須先了解甚麼是創意。
 
創造,顧名思義,是育成過去不存在之事物。事物面貌不存在於過去,但其中的義理、架構,卻是奠基於現存的知識與技能。牛頓曾直言:「若我看得比人更遠,那是因為我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此言意義不是別的,就是牛頓的所有發現,都仰賴前人的智慧。
 
試想:若要尋找適合替代燈絲的原料,懂得化學特性可節省實驗時間;若要設計新的飛機,懂得流體力學也能避免常見錯誤;若要從事化妝品的行銷,過去相關產品的行銷經驗可省得你被顧客打槍;若今天是要編一段現代舞呢?你是否需要先熟悉舞步與韻律?
 
故此,不管是從事何種創意,都必須要有雄厚的知識與技能基礎來提高嘗試的效率。而知識技能的累積,多來自於反覆練習與閱讀背誦。可見,創意的本質與知識技能不同。培育創意不代表不反覆練習,那是自廢武功。
 
有鑑於台灣中學數理能力在OECDPISA測驗中奪冠,在基礎教育上做得相當好,可謂創意作為穩健的基礎。
 
那問題究竟出在哪裡呢?
 
台灣和許多先進國家一樣,學校有體育、有科展、有美勞、有音樂、有公民、有健教、有分組活動,可見咱教育系統本意是五育並進;但在台灣受過教的朋友一定知道,科展和美勞需要閒情逸致;而體育、音樂、公民、建教等,則視智育科目的考試而適時減免。
 
若台灣青年能依專長個性分別發展成為公務員、畫家、工程師、運動選手,那讓學生在學習知識外提早培育產業相關知識非常重要,公民、美勞、科展、體育課都是讓學生進一步發展自我的大好機會,咱社會怎會要求學生放棄這些學習機會去專注於應付考試?
 
讀書沒甚麼不好、多練習更沒甚麼不好,但是會讀、不會用才是問題所在。在這,我們看到的是我們基礎教育實施成果與系統宗旨相違,可見問題不在我們的教育系統資源、制度不完善,而是在我們的社會罷黜了一切「不實際」的教育活動。若嫌台灣青年沒有創意,該負責的,恐怕不是我們的教育系統。
 
「藝術、音樂可以當興趣,但是不能當工作。還是好好聽爸爸媽媽的話、好好專心讀書吧!爸爸媽媽是為了你好啊!對不對?」
 
台灣的長輩非常喜歡在道聽途說後,要求台灣青年進入些看似高薪穩定的行業。當我們不斷地告訴學生與青年:他們想要甚麼不重要,而我們比他們更懂得他們的人生該如何規劃,我們正是在嚴厲打壓他們的慾望。沒了慾望的人只能照本宣料,不會獨立思考出路;沒了求知慾,人不會去在去探求新的可能性,還談甚麼創意?
 
讓年輕人放棄追逐理想之慾望最大的問題不只是犧牲創意,而是徹底改變了我們產業的品質。放棄追逐理想,使得工程、醫療等資金多的產業不願投資研發創新,產生一種只會尋找最低投資底線的獲利模式;而體育、人文、美術、音樂等非主流生產產業乏人問津,變成資源匱乏、人才出走,人民素質與鑑賞能力日降。
 
試問:今天若你到了佛羅倫斯或是里約,你坐在一間小餐廳的庭院:上有藤蔓鋪成的自然庇蔭,陽光仍零星灑落在你頭頂;庭院中間有人在演唱抒情的歌謠,籬笆外有人走有文化特色的石子路上,不遠處有人在看野台劇場。若你想點杯咖啡和一塊蛋糕,在此的售價恐怕是台北的兩倍以上。但是在台北,能說服你花錢聽演唱、看風景、享受氣氛的地方不多,而願意花錢體驗的人更少。
 
當社會價值觀已經扭曲成只看到物質層面的成本與售價,年輕人已經失去消費文化產業與精神生活的能力,這現象對任何文化創意都是種威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