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cks Image 3781
Stacks Image 3769
Doctors Without Borders, French Médecins Sans Frontières (MSF),  internationalhumanitarian group dedicated to providing medical care to victims of political violence or natural disasters, as well as to those who lack access to such treatment. The group was awarded the 1999 Nobel Prize for Peace.
Doctors Without Borders was founded in 1971 by 10 French physicians who were dissatisfied with the neutrality of the
Red Cross. The doctors believed they had the right to intervene wherever they saw a need for their assistance, rather than waiting for an invitation from the government, and they also felt they had a duty to speak out about injustice, even though it might offend the host government. In 1972 Doctors Without Borders conducted its first major relief effort, helping victims of an earthquake in Nicaragua. Other significant missions were undertaken to care for victims of fighting in Lebanon (1976),Afghanistan (1979), and the Russian republic of Chechnya (1995). Doctors Without Borders has continued to work to relieve famine, offer medical care to casualties of war, and deal with the problem of refugees in many countries throughout the world. In 2003 Doctors Without Borders was a founding partner in the organization Drugs for Neglected Diseases Initiative (DNDi), which works to create medicines for such diseases as malaria, tuberculosis, and HIV/AIDS.
Doctors Without Borders works in more than 70 countries. Headquartered in
Brussels, the organization has offices in some 20 countries. It was an integral part of the emergency relief efforts in Haiti after the earthquake of 2010, though all three of the organization’s hospitals in that country had been destroyed by the quake.
In addition to providing medical assistance, Doctors Without Borders has a reputation as a highly politicized group, particularly skillful in achieving publicity for its efforts. Its vocal opposition to perceived injustice led to its expulsion from several countries.

無國界醫師:宋睿祥的回家之旅H1342608187113
曾經他以為只有流浪,才能尋得人生的真義。直到他去內戰頻仍的葉門從事醫療救援,飛彈從頭上呼嘯而過,處理血肉糢糊的病人,他開始感到自己的渺小,卻也終於找到了「回家」的鑰匙...
第一次聽到宋醫師從葉門行醫回來,正在寫《回家的路,是這樣走的》,我直覺地對這位「老醫師」肅然起敬。
後來見到年輕帥氣的宋睿祥本尊,很難將他跟賴比瑞亞、葉門的苦難連結起來。他是台灣第一位無國界醫生。
走一條不一樣的路
大學之前的宋睿祥就跟所有學生一樣,讀書、考試、升學。大二那年的大體解剖實驗,看著大體老師從福馬林池裡被撈出來,他相當震驚。
他想知道這位冰冷的阿婆去了哪裡?是不是有一天他也會只剩下冰冷的軀殼。
宋睿祥開始覺得,人生應該過得不一樣。他不願只為了追隨主流價值而活,他想擺脫普遍的社會價值──當名醫、擁有高社經地位。
參加無國界醫生組織之前,他曾花了一年時間,在歐洲、西藏、尼泊爾,獨自背著行囊四處流浪。旅途中,他找尋生命的答案,也希望培養面對人生的勇氣。
最深刻的經驗是與其他三人搭車前往西藏,半夜裡,車子就在荒原拋錨,當時滿天星斗、四下無人,只能捲起袖管開始修車。宋睿祥深覺旅程中所遭遇的困難是很現實的,如果問題沒有解決,就無法前行,就到不了目的地。「旅行給我最大的資產,就是我學會解決問題,看事情變得很實際,因為行不行得通,結果會告訴你。」
旅行也讓他開闊了視野。他常遇到其他國家的旅人,他們的國家非常鼓勵年輕人到各地流浪,這種過程會培養創造力,和面對未知狀況的應變能力。這絕對不是學校教育與書本裡面可以得到的。
踏上無國界醫生之旅
既能繼續行醫,又不受台灣的醫療制度捆綁,無國界醫生這條路給宋睿祥不同的選擇。
2004
年是宋睿祥身為無國界醫生的第一趟任務,遠赴西非的賴比瑞亞進行醫療援助。在那裡,他感受到生命的脆弱,而落後國家醫療資源的匱乏,也是在台灣這個先進的醫療環境中所不能想像的。
沒有充足藥品,沒有精密儀器,許多時候只能眼睜睜看著病人疼痛、受苦。
而去年的第二趟任務是進入烽火漫天的葉門,亞塔醫院就在政府軍與游擊隊交戰的火線上。在戰爭現場眼見人為災難奪去一個個寶貴的生命,醫療人員只能盡力搶救每場炮轟中大批血淋淋、嚴重創傷的病患,他同樣走得很無力。
以換藥為例,台灣的病人每天至少換一次藥,但在那裡,換藥的頻率是每幾天一次,通常手術後到拆線之間(約7天)並不會再換藥。
病房裡蒼蠅滿天飛,一打開傷口就會增加感染的機會;其次是人力與物資有限,缺乏藥物。在沒有麻醉下換藥,對許多傷患來說,更是煎熬。
看著這個地方,資源分配如此不均、人類生而不平等的處境,他內心充滿困惑與沮喪。
他曾經感慨自己對於那塊土地上的人們的幫助,只不過像是一匙鹽巴倒進大海中,並不會改變大海的味道。
但為什麼還是無怨無悔地選擇繼續走這條路?
宋睿祥在困頓中發現,不論在世界的任何角落,所有病人都在受苦,無論是躺在頭等病房,身上插著最先進的生命監控儀器;或者像葉門的傷患,只能躺在地墊上,惡臭的傷口佈滿了蒼蠅。病人都同樣只求面臨生死關頭,有人能安住他們的心。「我慢慢了解,為別人貢獻,不是要改變別人。災難恐慌的局面根本是無法輕易改變的。我們何德何能去改變另一個生命的定調軌道?若是這一切看似無望,我們是否還需要繼續服務與貢獻呢?答案依然是肯定的,因為只有在為別人付出的同時,我們才能看見自己的渺小,也才能謙卑地面對眼前苦難的生命。唯有一個可以用無比的慈悲安定受苦靈魂的醫者,才是一個真正超越國界、不分宗教、沒有藩籬的『無國界醫生』。」
基礎醫學教育需要加強廣度兩次任務後,宋睿祥覺得在落後國家行醫,很多時候外科與內科的專業分別,沒那麼重要。只要你是醫生,有問題就要想辦法解決。在醫療落後的地方,醫療的廣度比較重要。
回過頭來看,他覺得這可能是台灣醫學教育的盲點,因為分科太細,醫生都是某個次專科的專家,只鑽研一個領域,對於其他領域可能不完全了解。
所以2003SARS發生期間,有些醫生連基本的CPR急救都不會,可能因為從實習之後,就沒有再碰過需要CPR急救的狀況,或是根本沒有這個經驗。
但是,到落後國家工作,即便你是某專科的專家,也沒有太多的用處,反而需要對於每個領域都有所涉獵、都有概念。
宋睿祥認為,醫學教育要回到最基本的訓練,需要廣而不是深。他覺得自己很幸運,有機會在海外看到這樣的現象,並且累積了實做的經驗。
真正的自由不在於追求,而在於放下執念
要從戰地撤離時,需要由開戰雙方協調(當時是葉門的遜尼派與什葉派兩方的衝突),讓出安全通道。但由於溝通不易,他們困在亞塔醫院動彈不得。狀況一度讓宋醫師感到絕望與挫折。「亞塔是我被軟禁的地方,是我心靈受苦的地方,」他在《回家的路,是這樣走的》書中坦承。
他的心在葉門受到很大的試煉,這些難關彷彿在告訴他,不論人生做了怎樣的選擇,如果心不自由,只不過是從一個囚牢移到另一個囚牢罷了。
主流醫學之路好比一個大囚牢,他努力從中脫逃,跋山涉水來到了葉門,以為掙脫了束縛,沒想到只是掉進了更幽暗與孤獨的閉室。
夜半哭泣後,他突然想到妙禪師父說:「心定智慧生。」只有把心定下來,放下所有的抗拒,不管身在何處,都可以自由自在。他開始轉念,不再執著掙扎,最後終於安全撤出。
感受到自己的渺小,包容心才會變強宋睿祥與妙禪師父的相遇是很巧妙的緣份。
就在葉門之行前半年,他與四位好友相聚,得知有位師父帶著他們禪定。宋睿祥因此與妙禪師父接觸。當時桀驁不馴的宋醫師其實不太相信有人能馴服得了他。
師父看出他的個性與習氣,並且知道他會在什麼關頭遇到什麼樣的障礙,因此告訴他:「你的障礙點就是你的心定不下來,所以智慧打不開,充其量只是有愛心而已。」
宋睿祥說,過去的他很傲慢,認為但憑己力就能找到生命的答案。這樣的念頭可以說是一種面對生命的骨氣,卻同時也阻礙著自己。只有開始感受到自己的渺小,視野變開闊,人的包容心才會變強。
回頭想想我們現今的生活,即便沒有戰爭,也因為欲望、壓力與煩惱,讓我們的身心受到禁錮。
原以為海外行醫是慈悲,其實不完全是,這對許多從事公益的人來說,也是一種棒喝。我們常覺得出發點是好的,但是善念如何化為有效的行動,讓需要的人確實受益,需要智慧。
宋睿祥希望,這本書能安慰每個受苦的人,讓漂泊的靈魂都能找到回家的路。
宋睿祥
35
歲,基隆長庚醫院一般外科主治醫師。
天生反骨,喜愛攝影、自助旅行。
2002
年在歐洲、西藏、尼泊爾、祕魯、約旦、印度等國旅行。
2004
年第一次加入無國界醫生組織,到賴比瑞亞行醫。
著有《無國界醫生行醫記:出走到賴比瑞亞》。
2006
年舉辦「被遺忘的國度」攝影展。
2009
年再度出任務,遭逢葉門內戰,醫院就在火線上。
無國界醫生組織
MedecinsSansFrontieres
,簡稱MSF,是一個國際性的醫療救援組織。1971年一群年輕法國醫生和記者對於聯合國人道救援,因不同政治、宗教、種族受阻,深感失望而成立。迄今已將近40年。MSF所關注的不只是主流媒體所報導的地區,更重視在世界各地沒有聲音、被世人所遺忘的角落,包括戰爭頻繁、鬧饑荒、人民生活痛苦的國家。
無國界醫生組織於1999年獲頒諾貝爾和平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