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 statistics
與時俱進 創造單車新未來


Pasted Graphic
七十九歲巨大董事長劉金標,四十三年來,不斷踩著創新巨輪往前奔馳,推出客製化服務,讓單車從代步工具,進化成時尚精品,甚至變成一種生活態度。

晨光下,獵豹般削瘦的身影,緊貼著僅七公斤重的白色自行車。
七十九歲的巨大機械董事長劉金標,化成一道弧線,奔馳在台中往大甲企業總部的公路上。手腕上的電子錶,監測著他的心跳。
兩小時,四十公里。這是劉金標每天的自我鍛鍊。
創業需要熱情,更倚靠毅力。人做一輩子事,倦了,會想放手。但那不是劉金標。
創立巨大四十三年,他仍和年輕員工在第一線,積極「與時俱進」。
「與時俱進」,是劉金標最喜歡的詞。
去年,巨大推出客製化服務。在巨大直營店可以依顧客身材差異,量身挑選單車型號、微調車況。甚至幫車友選零件、車架,打造客化精品車。
「選對產品,騎車才不易運動傷害,消費者也不會趕熱潮,盲目買車,」巨大集團發言人許立忠說。
劉金標不斷踩著創新巨輪往前。單車更從代步、運動工具,進化成時尚精品,甚至變成一種生活態度。
「就好比騎車,腳不踩,車就倒了,」劉金標比喻與時俱進的思惟,卻彷彿他創業的寫照。
開過木材公司、罐頭廠,養過鰻魚,劉金標三十九歲時創立巨大,但初創時,沒有客戶願意下單,連四年虧錢。他好不容易撐過,佔營收超過四成的美國老牌自行車大廠Schwinn卻抽單,巨大被迫走上品牌之路。如今,巨大在全球有一萬兩千名員工,去年創下五四○億元營收的歷史新高,獲利超過三十億元。
但劉金標在事業高峰,看到的卻是危機。他腰彎得更低,以七十九歲重掌事業第一線,成立「創新改革委員會」,拍板三年計劃,啟動新一波改革。
「大家很認真,但各拚各的,各自為政,好像在比劍,」劉金標坦言授權後,開始有整合的難題。
但他更擔心,業績穩定成長,幹部們安逸了,聽不見、看不到外部變化。
「組織龐大,運作一久,螺絲鬆了,會鈍化。這種狀況罄竹難書,太輕敵了,」創業的波折,讓劉金標對成就,始終如履薄冰。
創業維艱,守成不易。劉金標並非賭徒,賭出江湖地位。
「戰爭在炮彈發射之前,就已經開始,其實戰爭在開始前,就已經結束,」《銀輪巨人》作者野島剛,記得劉金標極富哲理的體會。
劉金標更不是獨善其身、只求自好的企業家。他要帶動整個自行車產業共好。三年,中國吸磁效應,台灣自行車業外移,業者價格殺到見血。留在台灣的業者,眼看產業將走入末路。
劉金標找了美利達創辦人曾鼎煌商談。「我們雖然是競爭對手,但把競爭立場擱置一邊,先來捍衛台灣的自行車業,推動升級,」他取得對手曾鼎煌的首肯。
台灣兩大自行車品牌廠,找了供應鏈上十一家理念相近的業者,組成「A-team」。這是一個在成本、管理、技術的差異化、創新,集體向上提升的概念。
「自行車是成熟產業,要持續升級,精實的成本控管和顧客價值都要兼具,」東海大學工業工程與經營資訊學系教授劉仁傑,觀察A-team發揮的功能。
「劉董有一個『養魚理論』。只想抓魚,不養魚,魚遲早會被抓光,他要大家一起把餅做大,」A-team成員,全球自行車胎龍頭、建大輪胎董事長楊銀明說。
有了集體共識,台灣自行車出口單價,持續四年成長,打破兩大魔咒:第一,同業只能競爭,不能合作;第二,工業產品會愈來愈便宜。相反的,自行車單價成長了一倍。
「他像傳教士,還號召大家騎車健身,過去自行車只是代步工具,現在是生活時尚,」如今也騎車環島的楊銀明認為,劉金標的可貴之處,「不只為了巨大,是想為自行車產業做一些事。」
劉金標掏出自己的名片。上頭「自行車新文化基金會」的字體,竟然印得比「巨大機械」還大。
這位七十九歲的單車傳教士,又在著手推動「新單車文化」。既做市區單車出租,還開旅行社推單車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