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 statistics
麥特戴蒙:用我的明星光環搶救缺水危機


2014-09-03 天下雜誌 555
C1409646443614

圖片來源:達志影像/美聯社提供

今年夏天,全世界最爽的一件事,就是冰桶挑戰。

從大明星、企業老闆、政治人物,到平凡素人,一支支整桶冰水澆頭而下的逗趣影片,在網路上快速流傳。短短一個月,就替漸凍人協會募到了超過一億美元的捐款。
同樣是冰桶,有人的接招方式就是不一樣。好萊塢影星麥特戴蒙(Matt Damon)用來澆頭的,竟然是家裡的馬桶水。
「加州正在鬧旱災,全球還有八億人沒有乾淨的水可用,將一桶乾淨的水倒在我頭上,似乎有點瘋狂,」影片裡,他直接從馬桶中舀水,倒入冰桶,再拿到屋外,整桶淋下。
四十三歲的戴蒙,近年來最大的志業挑戰,不是如何拿到奧斯卡,而是如何讓世界上的每個人都有乾淨水源和衛生設備。
二○○九年,他與水資源專家蓋瑞.懷特(Gary White)共同創辦了Water.org基金會,幫助開發中國家的窮人改善用水危機。
這幾年來,他積極投入,為基金會宣傳,成為明星做公益的又一代表。「反正鎂光燈會如影隨形跟在我身邊,為什麼不用明星光環,來做點好事?」
以下是他接受基金會與《哈芬頓郵報》等媒體專訪的重點整理。我決定開始關注水資源危機,是出於兩個原因:第一,這個問題實在太嚴重;第二,其實已經有許多現成的解決辦法。也正因為世上有這麼多簡單、實用的方法,讓我看到了一個可以帶來改變和影響的機會。
手機比馬桶更普及
全世界每二十秒鐘,就有一個小孩因為沒有乾淨水源、衛生不良而病死;全世界有二十五億人沒有乾淨的衛生設備可用─地球上有手機的人,都比有馬桶的人還要多。
但對我們美國人來說,真的很難對「缺水」這個問題,產生切身感,因為到處都有水龍頭,一開就有乾淨的水。很多人不知道,我們家中馬桶裡的水,竟比世界上許多地方人民所喝的水,還要乾淨。
幾年前,我在衣索比亞鄉下的一灘小水池旁,看到幾個小孩前來汲水。那水非常髒,已經變成巧克力牛奶般的渾濁顏色,可是這些小孩還是用容器把水舀起來,帶到學校去喝。當地人都知道,這裡的水喝了會生病,有些小孩甚至因此喪命,但他們沒有別的選擇。
看到這些年紀跟我自己的孩子差不多的小學生,露出天真的笑容,把可能讓他們生病的髒水裝瓶帶走,那一刻真的讓我感到不安。
當時,蓋瑞(基金會共同創辦人)跟我說,「我知道,你很想把他們的瓶子拿去丟掉,但這樣一來,他們就沒水可喝,幾天以後照樣會死。」


在那樣的地方,明明地下二十英尺就有較乾淨的水,人們卻無法使用,這個經驗給了我很大的衝擊。
對我來說,感觸最深的是,當你看到世界上有這麼多人沒水可用,被迫要四處找水,幾乎把所有的時間都花在這件事上面,只為了找到一點水活命,你會發現,這是一個讓窮人無法翻身的惡性循環,他們的人生永遠沒有好轉的機會。
但是,當這些人得到幫助,開始獲得乾淨、安全的用水時,你會看到他們的命運完全改變。特別是小孩,不僅存活的機會大幅提高,可以接受教育,享受童年,他們對於自己的未來,也有了希望與夢想。
同時,因為我有四個女兒,我認為解決缺水問題,對婦女和女孩的意義更大:缺水地區的女孩們每天要花許多時間,到很遠的地方打水,往往被迫輟學,這對她們的未來發展和生活品質,影響太大了。
我們很清楚,光靠慈善捐款,解決不了這個問題,你鑿再多的水井也不夠用。我在衣索比亞就看到,多年前有國外的非政府組織好心募款,蓋了一座非常漂亮的大水井,問題是,後來當它故障時,沒有零件可換,也沒有人會修理。
事實上,水的問題很大又很複雜,絕不可能只靠一種方法、一顆「神奇子彈」就見效,需要根據當地狀況,找各種不同的解決辦法。
「水信貸」讓百萬窮人受益
所以,Water.org要做的,不是鑿井,而是要找出聰明的解方。其中一個方法,就是「水信貸」(WaterCredit),它的構想來自於微型信貸(micro-finance),但有點不同。一般的微型貸款是你向銀行提出創業計劃,申請小額融資。而水信貸的運作方式則是,舉例來說,印度很多城市的貧民窟附近,都有政府提供的供水站,人們須走很長的一段路,到那邊排隊取水。
而我們可以提供他們每人七十五美元的貸款,從供水站直接接管到家裡,讓他們可以把等水、取水的時間,拿去工作掙錢。當初,我們找當地慈善團體合作,發放了很多筆貸款。因為非常成功,後來我們退出,由當地的金融機構接手。有個印度銀行經理甚至跟我說,他打算通知全國所有分行都來承做水信貸,因為成效太好了。
二○○九年,我到南非拍攝《打不倒的勇者》,特別和蓋瑞去拜訪當地的水信貸申請人。我們來到貧民窟,跟他們碰面談話。這些人利用這筆小小的錢,在家裡裝了水龍頭或衛生馬桶,後來也把貸款還清。我看到,他們的生活真的改變了。
根據我們的統計,二○一四年為止,我們總共核發了三十幾萬筆水信貸,全球已經有一百多萬人因為這個計劃而受益。來跟我們貸款的對象,有九四%都是女性,而且還款率高達九八%。
水信貸證明,某些高風險的方法,有時候還真的管用,至少在解決水資源問題上,這個大膽的實驗做出了成效。我們的研究顯示,水信貸的資金能夠造福的人數,比起傳統的商業融資,多了五到十倍。麥肯錫公司估算,按照這個速度下去,相信可以在二○二○年,幫助全球將近一億人解決用水和衛生危機。
不過,這個議題不像愛滋病或癌症那麼容易引起關注,我們的身旁常有人罹患癌症等重大疾病,大家很容易因為個人的連結,產生切身感。但「缺水」並非如此,所以在宣傳和募款上,我們一直面臨很大的困難。
不必找水,就有時間找夢想
我跟蓋瑞如果正經八百地拍影片介紹水資源危機,在YouTube上面的點閱率可能只有四次,但如果是我表演搞笑的影片,點閱率就會破百萬。所以,我們也開始拍些幽默一點、病毒式的影片,來推廣這個議題。(註:他在去年拍了一支三分鐘短片,搞笑宣稱再也不會去上廁所,除非全球水資源危機解除。影片果然在網路瘋傳。)
這幾年來,許多人開始認識Water.org和我們所推動的事,對我們來說,這個挑戰也愈來愈刺激。蓋瑞和我立下了一個很大的願景:「讓全世界每個人都有乾淨的水可用」,而目前我們還有八億人要幫助。
二○○六年,我在尚比亞,參加由U2主唱波諾(Bono)發起的貧窮體驗營。其中一天的主題就是「水」,我的任務是跟著一個十四歲的尚比亞鄉下女孩,走過一英里的路,去附近水井取水。
透過翻譯,我們一路交談,我問她,長大以後想做什麼,「你會想要住在這裡嗎?」她靦腆地說,「不想,我要搬到大城市路沙卡(首都),我以後想當護士。」
我非常了解她的想法。因為,我回想起自己十四歲的時候,也有著相同的夢想。當年,我跟班.艾佛列克(Ben Affleck)總是想著,「我們要搬到大城市紐約,我們以後要當演員。」
那天離開的時候,我想到,如果不是因為有人蓋了那口水井,這個女孩的一生也許都得花在找水上面,更可能無法上學。無水可用,剝奪的不只是健康和生命,更是孩子們對人生的希望與夢想。就在那一刻,我得到了很大的啟發。